新闻

中小型品牌如何在大咖的垄断下斩获红利?

导读】时尚行业现在已经是血流成河的红海局面了,例如一线行列的大品牌Tibi的设计大师Amy Smilovic的履历就充满了戏剧性,早在1997年,她在纽约打造出专属个人的品牌,而且比康泰纳仕集团创立《Lucky》杂志仅早三年时间。

  时尚行业现在已经是血流成河的红海局面了,例如一线行列的大品牌Tibi的设计大师Amy Smilovic的履历就充满了戏剧性,早在1997年,她在纽约打造出专属个人的品牌,而且比康泰纳仕集团创立《Lucky》杂志仅早三年时间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《Lucky》并没延续行业中传统的高端时尚定位和风格,而是注重谋划时装大片和 篇幅较长的设计师采访报道,并不断地蹭销售服装,所以《Lucky》主要的关键词就是买这个梗,毕竟它虽然有点不登大雅之堂,但依然可以通过优雅甚至猎奇的文风撩起消费者的关注,并为他们提供专业和可靠的建议,例如购物地方攻略和选购攻略之类的内容。

  然而,站在Smilovic的角度来看,《Lucky》最重要的意义,就是她推销自身产品的一个非常具有关键性的媒介平台,例如只要在杂志上刊登一张单独的产品照片,就能大大帮助提升她卖出一件商品的可能性。面对媒体在这方面发出的提问,她直言道:“我们偶尔在《Vogue》这样的杂志上做广告,但我们从来没有十分笃定过,因为当时你无法把这些点联系起来。《Lucky》堪称当时纸质版的 Instagram,一个月一次。 这看起来确实很普通,但它确实推动了销售。”

  遗憾的是,《Lucky》目前已经停刊,究其原因,有外界人士猜测是带货效应不够理想,而且其他杂志上的广告位置对于Smilovic也没有多大帮助。早在2011年,她努力将Tibi 从一个过度商业化、在纸媒上投入甚多的中档品牌,成功引导到一个更为先进、以设计为导向、反映自己个性的品牌,最终实现了销售业绩的一路攀升,盈利甚是可观。

  然而,Smilovic在时尚设计界的成功创业故事并不止一个,例如Pyer Moss 的设计师 Kerby Jean-Raymond,他对文化对话的贡献深受众多媒体和消费者的认可和拥戴,最终为他赢得了锐步(Reebok)抛来的橄榄枝,最终签订了长期合约。

  至于另一个例子,那就是Simon Porte Jacquemus通过脑洞极大的创新元素,谋杀了N多媒体镁光灯和吃瓜群众的眼球,例如其中一款超大帽子和迷你包包的设计作品,虽然没有贡献太大的利润,但却成为了网络上的表情包素材,迅速带火了这个设计品牌。

  由此可见,要想让品牌得以广泛流传和被人所认知,传统的营销手段已经无法奏效,只有创新的模式,才能为其带来盈利,例如通过购物网站、或有影响力的社交媒体大号(如Instagram或微信小程序)植入跳转链接,最终能让设计师的作品展现出来的艺术语言能直观地面向粉丝,甚至还可以更直接地通过这个平台与媒体、粉丝互动,这无疑也为品牌的推广起到更加明显的助推器。

原创声明:本文章为品牌服装网原创策划,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,违者必究。
品牌服装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  • ①本网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立场,未经本网书面允许禁止转载;
  • ②转载其他媒体稿件只为传播更多信息,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与连带责任。
  • ③文章中的内容或图片如有不良/侵权信息,请立即联系我们。
  • 电话:0755-88839690 QQ:1256776588
秒速时时彩走势